1. 凡事都要靠自己的句子 - 生活随笔网
              美文, 日志,情书,伤感文章在线发布:  在线投稿
              一起文章阅读网 > 文章 > 亲情文章 > 文章内容

              血染的父爱

              作者: 小桥流水 来源: 一起文章阅读网 时间: 2020-11-05 阅读: 在线投稿

                八月里一个炎热的傍晚, 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, 刘本根问女儿:翠儿,隔壁的柳儿、  春宝都来了录取通知,  你的怎么还没到啊, 是不是没有录取?

                翠儿刚张开嘴准备回爹一句,坐在一旁的弟弟马上抢过话:爹,姐姐的通知书早就来了,被武汉大学录取。 

                翠儿端着饭碗瞪了弟弟一眼,  嗔怪道:就你话多,你不说黄鼠狼不会把你嘴巴叼走。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凝视了女儿好半天, 最后笑着说:还是我的女儿有出息。 翠儿, 通知书来了, 怎么也不告诉爹一声?爹好想办法筹钱啊!

                爹,我不去上大学了, 把钱留给弟弟吧,他明年就要高考了。 翠儿看着爹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看着懂事的女儿, 生气地回道:  傻孩子, 有书不读,准备当一辈子农民?你看隔壁春宝她哥, 大学毕业后就当了官, 多风光!

                可是我们家太穷啊,翠儿十分体贴地瞅着爹。 娘刚过世, 你身体又不好,  还欠别人一屁股债, 我想留在家里帮你。 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放下碗筷, 用布满老茧的手抹了一把嘴, 重重地叹息了一声:翠儿, 读书是第一大事, 没有钱,爹就是拼了老命也会想办法的,不然我就对不起你那死去的娘啊。

                翠儿把碗搁在大腿上,  看着刘本根说:爹, 我不忍心把你一个人丢在家里, 你就让我留下吧, 在家也好有个照应。 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重重地叹息了一声, 起身走了出去。 

                夜深人静时,刘本根从外面回到家里,见两个孩子都已入睡, 便一个人坐在堂屋里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。 刚才他是出去借钱了, 转了一个晚上, 才从亲戚哪儿借了二百来块钱。听隔壁春宝她娘说,春宝她哥读书那会儿, 一年学费就要一万多,  这么多钱上哪儿去弄啊,家里除了两头大肥猪,二十几只鸡和一块柑橘园, 其他什么也没有。 这些年老伴一直生病, 还借了别人不少钱,  难道真的要让女儿当一辈子农民吗?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抽完一袋烟又点燃一支抽着,把所有的亲戚像排队似的排到他的脑海里。突然,他想起了在县城工作的堂弟刘本善, 听说去年就当了县法院的院长, 两口子都有工作,借点钱应该不成问题。 再说, 堂弟的父亲前年过世, 从头到尾都是他一手操办,前后忙碌了半个多月。  如今他还清楚地记得, 堂弟回单位的那天上午,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:大哥,这次辛苦你了, 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,托人捎个信,我一定帮忙。 对, 堂弟就是这么说的, 找他没错,看来女儿读书有望了。  刘本根立时兴奋起来,  一拍大腿,有了主见。 

                家里的农活忙完之后, 刘本根决定去一趟县城。 

                那天早上, 天气十分晴朗。刘本根吃罢早饭, 对正在喂猪的女儿说:  翠儿, 你在家照看好弟弟, 我去一趟城里。要是顺畅的话,明天就回来。 

                爹,你去城里是找叔叔借钱吧, 天这么热,你要小心中暑。 翠儿关切地对爹说。 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摸了摸女儿的满头秀发,  笑了笑,  然后便把捆绑好的两只母鸡和自家产的一些瓜菜装进一个蛇皮袋内, 拿起挂在壁上的一顶斗笠,与女儿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。 

                日头已经升上屋头的树梢。 刘本根见日光有些灼人, 又没有一丝风,便戴上斗笠,沿着门前那条崎岖的山路,一步一步朝山外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来到乡政府路口的停车场, 刘本根正好赶上一辆开往县城的中巴。一个小时之后,  汽车到了县城。 

                这是刘本根第二次进城,第一次是送堂弟刘本善的父亲来县城医院看病,当时是来去匆匆,  只看到县城的大概轮廓。 这次他发现, 县城的变化很大,一栋栋新建的高楼鳞次栉比, 就连马路也比先前宽多了。 刘本根戴上斗笠, 一边东张西望,一边顶着火辣辣地日头,兴高采烈地拎着蛇皮袋朝县法院走去。 

                事有凑巧,刘本根刚走到传达室门口,正好看见堂弟媳妇拿着报纸从传达室里走出,  他急忙走上前,嘿嘿地冲着堂弟媳妇笑了笑,按照儿子的称呼叫了一声:他婶!

                堂弟媳妇抬头一看,   见是刘本根, 不冷不热地回道: 噢,是大哥啊, 本善出差去了, 还没有回来,你有什么事吗?

                听说堂弟出差未回,刘本根心里凉了一大截。他知道今天是白跑了,  堂弟不在家, 要想从弟媳手上借钱, 只怕要泡汤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见刘本根痴呆地站着,堂弟媳妇瞥了一眼刘本根手中的蛇皮袋,佯装笑道: 大哥,  外面太热, 有什么事到家里去说吧!

                来到堂弟的家里, 刘本根从蛇皮袋里将两只乡下喂养的土鸡和一些瓜菜拿了出来。 堂弟媳妇一见, 说了几句客套话,  接着问他有什么事。 于是,刘本根便把女儿考上大学没有钱读书的事说了出来。 最后,他向堂弟媳妇恳求道: 他婶, 我是没有办法了,看在我和本善同宗的份上, 帮帮我吧!

                这个嘛,  堂弟媳妇面有难色地回道。 你可能还不知道,   我和本善都靠几个工资钱吃饭,又没有什么额外收入。 再说,你侄女又在读研, 每年的花费都在五六万元以上,家里也没有什么存钱。 不过, 堂弟媳妇下意识地瞥了刘本根一眼, 你既然找上门来了, 我就看在本善的面子上,送五百元给你,这钱也不用你还了。说着,  打开手中的小坤包,抽出五张百元大钞递到刘本根手里。 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心里感到一阵心酸:毕竟不是亲弟媳妇啊, 五百元钱能解决什么问题呢?他将堂弟媳妇送给他的五百元钱藏好, 眼里裹着泪, 脸上却装着笑容,双手作揖地连声感谢。

                时间尚早,堂弟媳妇要留他在家里吃饭,  被他婉言谢绝了, 他说还要去找在县城打工的几个乡下朋友借钱。

                离开堂弟的家, 刘本根沿着一条小巷来到城东大市场。 他老伴在世时曾说起过,他的小姨子冬妹在这里做服装生意,也许从小姨子那儿可以多借一点钱。 

                正当他准备朝大市场里面走去时,竟以外地碰到他小学时的同学张家茂。 几年没见面,  张家茂却一下子认出了他。 

                老同学,今天是什么风把你吹到县城来了?张家茂高兴地走上前,紧紧地抓住了刘本根的手,然后递给他一支烟。 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抽着烟,  用十分低沉的话语说: 家茂啊, 不瞒你说,我家翠儿考上了武汉大学, 可是我现在拿不出钱让她去读啊,   我正发愁呢!

                张家茂一听, 安慰他道: 这有什么发愁的,翠儿考上大学应该高兴呀,没有钱可以想办法嘛,可不要误了孩子啊!

                我也是这么想的,刘本根说着,重重地叹息了一声。  可是那么多学费,我到哪里去弄啊!

                这样吧,  张家茂想了想说。这些年我做生意也赚了一点钱,看在小时候你曾救过我命的份上, 我给你借五千元,另外送给侄女妹子五百元做学费, 你看行吗?

                没想到张家茂竟这样出手大方,刘本根几乎要跪下谢恩了。家茂, 让我怎么谢你好呢?刘本根的泪水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说什么谢嘛, 张家茂又一次抓住刘本根的手说。  你还记得吗?小时侯我们到一起洗澡,我差点被水淹死,   如果不是你老兄相救, 我这条命早就完蛋了,要谢还得谢你老兄呢!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傻傻地笑着回道: 这事我早就忘记了, 你还记得那么清楚。 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说完,  张家茂把他带进大市场旁的一家餐馆里, 从随身挎着的提包里取出5500元钱。 老同学啊,张家茂把钱递到刘本根的手中后提醒道:城里小偷比较多, 这钱你可要放好啊!

                你放心吧家茂,我就是豁上命,  也要把钱保管好!刘本根说着,   从内衣口袋里取出一个黑色布包,  然后把钱装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把钱收藏好后对张家茂说:家茂, 等我家里的柑橘明年挂果后, 就可以还你钱了。  

                不要那么性急,张家茂笑着说。 侄女妹子读书要钱用,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好了。 说着,唤过餐馆老板, 叫了几叠菜,请刘本根喝了几盅酒。 

                与张家茂分手后, 刘本根借着酒兴来到大市场里面的营业摊点,他左找右寻, 也没有发现小姨子的服装摊位。  于是,  他问旁边的一位大姐, 有没有一个叫李冬妹的中年妇女在这里做服装生意。那位大姐听后,摇了摇头。他又接着继续找,还是没有小姨子的影子。 

                这时已近中午, 刘本根戴着草帽,顶着火辣辣的烈日,  从大市场走出,来到马路边的一个拐弯处。 他站在一棵葳蕤的梧桐树下, 不知道此刻应该去哪儿。 他在心里想,一定要找到小姨子, 如果还能多借一点钱的话, 那么翠儿一年读书的费用就不用愁了, 到了明年,他栽种的五十亩柑橘挂了果,  用钱就不成问题了。 

                刘本根这样痴想呆想着, 突然,他看见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跑着穿过马路,眼看一辆黑色小轿车正朝小男孩撞去,他一个箭步冲上, 刚刚把小男孩用力推开, 自己却被小轿车碰倒在地。 霎时间, 所有的车辆和人流都凝固了,  人们纷纷拥向他的身边。被救的小男孩看着倒在一摊血中的他,吓得不停地大声呼唤: 爷爷,   爷爷,你怎么啦?

                这时,从黑色小轿车里走下来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,  他拨开围观的人群, 疾步走至刘本根身边, 低头一看,倏地大叫一声:大哥, 你怎么啦?

                躺在地上的刘本根痛苦地睁开眼,看到堂弟蹲在自己身边,有气无力地说:本善,我、我的脚!

                刘本善一听, 马上唤过司机,在众人的帮扶下, 将刘本根抬上小轿车,一路飞快地朝医院驶去。 

              上一篇:  幽幽苦菜香 下一篇:   奶奶,我想对你说

              相关阅读

              发表文章